您现在的位置:迎园中学>> 心灵花园>> 沟通与分享

谁托起了上海基础教育的底盘

 

  本文刊登在《上海教育》2011年3A,非常荣幸,迎园中学也被上海市教委推荐成为沈祖芸记者报道的十四所学校之一。

谁托起了上海基础教育的底盘
文︱本刊记者 沈祖芸

  他们并非“最有名”,却代表着“更优质”;

  他们并非“最顶尖”,却代表着上海基础教育的基准线。

  柳营路小学、柘林学校、三好中学、华灵学校、瞿溪路小学、启新小学……开学至今,14所“名不见经传”的上海中小学校在市教委的倡导下,进入了媒体的视野,也由此引发了一场社会对“好学校标准”的反思。

  今天,谁还在坚守那份对教育本质的理解和对教育本原的追求?

  当前,谁正在冲破“玻璃天花板”,让教育回归对人生命价值的追问?

  14所学校用自身高成长性的办学实践回答:“非名校”正在走向优质。

  “非名校”引起关注源于一次全球PISA测评。去年12月8日至今,因为PISA全球第一的成绩,上海走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无论是外媒评论还是成批的教育考察团来沪,都试图求解成绩背后的深层问题:什么原因促使上海高低端学生间的极差较小、为什么上海学校校际差异不大、家庭经济背景低于OECD平均水平的学生如何获得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成绩……一时间,“均衡与质量”这道世界性难题考问着刚刚“排头”的上海。有专家预言:PISA过后,上海的许多传统做法必然成为许多国家的研究焦点,上海的许多改革策略必然成为许多政府的借鉴依据。

  诚如预言,2月21日,法国、德国等数家媒体齐聚闸北八中,校长刘京海和他的成功教育实践令世界好奇。法国媒体甚至全天候守在学校对中国学生一天学习生活全纪录,他们都想求解“上海基础教育的底盘是如何托起的”。

  “我们正用‘中国式’智慧与路径破解着均衡发展的时代命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尹后庆如是说,“这是先进理念和广泛共识的长期坚守,这是一代代怀揣理想遵循规律的教育者的接力创造,而今天所取得的PISA成绩让我们在欣慰之余更好地反思,均衡是一个永远没有终点的过程。”

  “非名校”引起关注意味着上海均衡发展进入新境界。促进教育公平,首先必须实现起点公平。上海在促进硬件均衡和软件均衡的跨世纪行动中,政府作为和创新举措无不证明了为保证每一个孩子获得平等的人生起点,上海缩小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知识鸿沟,从而获得起点公平方面所做的努力。

  “非名校”优质样本呈现出上海基础教育的时代新格局。“努力办好每一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学生”,这不仅体现为要保障每一个人受教育的权利,还要实现质量和办学水平的同步提升,确保过程公平。14所“非名校”案例让我们再次回味教育的价值。对于老百姓而言,他们所能感受到教育的惠泽,都是从自己孩子成长中的各种变化而产生的。因此,今天追求的均衡发展新境界就不能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所有学校的质量,而要用不同的尺子来衡量不同的学校。并非所有的学校都达到同一个课程标准所要求的同一个水平就是均衡,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差异是永恒的,是客观存在的,上海正在追求的均衡发展新境界就是从研究学生出发,更加关注人内心世界的成长与发展,更加关注基础教育对人的终身发展所产生的影响。

  “非名校”告诉我们“好学校标准”的若干观测点

  观测点一:追求每一个学生都成长。

  因为所处社区外来人口密集,从2004年起,柳营路小学开始全面招收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当老师们发现全班学生交来的作业本,有的油渍斑斑,有的残缺不全,有的沾着烂水果的浆汁,就主动提出“放学后为学生保留一张书桌”,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老师们分析了孩子不同口音所带来的英语发音差异,并有针对性地一一矫正;老师们集体观察孩子受环境影响形成的不良习惯,细分出81种“天天好习惯”,开展养成教育,帮助孩子成为文明的城市公民。

  像柳营路小学这样单以分数论籍籍无名,却在努力追寻教育真谛,将教学做得更精细的一批学校,还有闸北区的华灵学校、芷园路小学、虹口区的凉城四小、张桥路小学等等。教好每一个学生,体现育人为本。这些学校从研究学生出发,关注学生作为生命体的精神成长;这些学校回归教育本原,把育人放在首位,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试想,10年、20年之后,当孩子们融入城市,为人父母,幸福生活的时候,他们不会忘记学校从改变习惯开始改变着他们的人生,这就是教育的力量。

  这些学校能让人读出许多意蕴,华东师大终身教授陈玉琨告诉记者,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首先必须遵循平等原则,即保证适龄儿童接受教育的权利;其次要考虑差异原则,让不同的教育资源可以照顾到个性需求差别的每个人;再次是补偿原则,给予处境不利、有特殊需要的群体以补偿。从这个意义上看,上海更优质的均衡其实质就在于让每一个学生都能获得适合自己的教育和发展。

  观测点二:追求每一所学校都发展。

  在奉贤区柘林学校、金山区廊下中学都出现了“原来招不满,现在坐不下”的生源“回流”现象,这些原本在郊区“垫底”或出现办学困境的学校都被市教委的一个创新机制激活了,那就是委托管理。在刚刚完成两区合并,在校生数占全市1/5的浦东新区推出力举,区域内17所品牌学校分别结对近50所质量较弱的普通学校,组建办学联合体,并首设专款专用的区域性“均衡经费”确保内涵均衡的有效推进。强化分级管理体制,调动和发挥区县积极性成为“撬动杠杆”。

  越深入内涵核心,越显现突破难度,而为了每一所学校的发展需要机制创新。

  创新之一是委托管理,通过“血型配对”再生“造血系统”。由市教委出资购买专业化服务,委托优质学校或教育中介机构管理相对薄弱的农村中小学校,在其“体内”植入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学校文化,使其迅速提升办学水平和教学效率,这是“托管”的基本构思。这一创新机制成形的诱因最初产生于两大“难题”,一是硬件均衡后,城乡间办学理念、学校管理、师资队伍和教学质量等方面的差异尤为突出;二是在现行属地化管理体制下,学校人财物等资源难以实现跨区域流动,优质教育资源无法实现价值最大化。

  从2005年在浦东新区的“试水”到今天成功“托管”10所农村学校,刘京海和闸北八中的成功教育实践经验被不断的复制与辐射。托管与被托管方先进行“血型配对”,然后“输血”,最终使被托管方再生自身“造血系统”,这就是“委托管理”的价值。刘京海说,5年托管经历一再应证,农村学校的质量提升一定会经历“模仿后规范,规范后创造性借鉴,借鉴后走向特色”三个阶段,在此过程中,托管方教师因为有了检验、提炼、辐射、改良教学经验的过程,因此自身的专业成长也非常迅速。

  创新之二是捆绑办学,让新建学校拥有100%的名校“血统”。近年来,上海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在外环以外规划和建设了一批郊区新城,同时,配合市政动迁和旧区改造,又在城郊结合部建设了一批大型居住社区。满足入住群众的教育需求,建新校是一种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但零起点建新校即便是完全达标也并不一定适应百姓对优质教育的需求。然而实践证明,新建学校由于诸多原因往往需要相当长时间才能赢得社会认可,而且稍不留神,这些学校还有可能成为新薄弱学校。因此,市教委组织中心城区选派品牌学校赴新城和大型居住社区实施捆绑办学。这些品牌学校与新建学校实行师资统一调配、课程统一管理、考核统一实施,促成新建学校高水平起步。

  第一个“吃螃蟹”的学校是卢湾区向明高级中学。两年实践让校长芮仁杰总结出“政府推动、理念引领、倒逼校长”的12字感悟。向明中学浦江校区坐落在闵行区却是100%的卢湾“血统”,师资队伍全部来自卢湾向明品牌。两个校区办学拥有统一的“度量衡”:培养目标统一、教学要求统一、学科标准统一、课程设置统一、训练体系统一、测评手段统一。同时由各备课组长安排,两个校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在地资源实施特色项目。由于“软件一体,捆绑办学”,芮仁杰的神经绷得更紧了,“办好两所学校都是自己的份内事,一点松懈不得”。

   “捆绑办学”实现的是双赢,既让郊区新城拥有高起点的优质学校,让老百姓住得安稳;又是一种触发优质学校继续前行的调动机制,这是拥有好生源好师资的传统名校理应承担的时代责任。

  观测点三:追求每一堂课都精彩。

  每学期,徐汇区启新小学的每个教研组都要上交一份《学期课程统整指南》,教师针对整个学期的内容做整体设计,根据学生认知特点重新编排知识点讲授顺序,例题和练习要不要更换,每一单元可包含哪些德育内容,都在规划之中。

  校长严一鸣告诉记者,前几年学校也曾一度面临困境——生源质量下降,老师上课大多拿着教参照本宣科。一场全校性的“教改志愿行动”从数学率先开始。有着20多年小学数学教学经验的严一鸣带着老师们从各个渠道收集全国各版本教材,汲取各家之长,针对本校学生学习的难点,重新整合知识点,课堂效率大大提高。从“教教材”到“用教材教”的变化折射的是教师对学生的深入研究,反映出什么才是一堂堂真正有效的课。

  瞿溪路小学是中心城区的一所公办小学,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和户籍子女同在一个课堂出现的较大落差让老师们抱怨连连。一年级有六成学生只认识不到80个汉字,其中十多人认不全20个常用字,相比上海本地学生,几乎可称“零起点”。校长孙鸣军给大家鼓劲:“生源不理想是客观现状,但换个角度却可以成为探索教学变革的契机。”于是,根据学生现状,按照学生的年龄特点与认知规律,老师们“量身定做”设计教学,将知识点的学习、好习惯的养成和能力培养系统地组合起来,严格按照课程计划,不轻易拔高教学目标,不随意加快教学进度,一节节课落实、一个个阶段推进。老师们认准一条:“教,就必须教扎实。”

  经过4年多的努力,这项从语文开始的改革影响了每一门学科,已升入五年级的这批学生因为有了良好的学习状态和习惯,不仅在语文学科上迅速提升,而且各科学习成绩都令人满意。改革让教师们倍感信心,并且领悟到“不要因为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而抢跑,只要认准教育规律和身心发展规律,让孩子掌握会学习的本领,那他们的未来就有可持续的发展动力。”

  用课程办好一所学校,用课程关照每个学生成长,这就是上海从2007年开始提倡的“提升学校课程领导力”的用意所在。进入内涵“深水区”的上海基础教育,人财物已不能同日而语,此时必须更加关注人的自身价值实现,既需要打好知识基础,更需要丰富精神生活,充实人生经历,培养社会能力。除了启新和瞿小,在黄浦区中华路三小、长宁区机场小学、卢湾区三好中学,都可以看到课程改革让“以人为本”的课程功能日益显现,在统一性中呈现多样化,而这种多样的决策权正在于学校和校长。动员所有课程实施者,在共同的愿景下,从本校学生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进行教育教学,这就是上海追求更优质均衡的时代要义。

  观测点四:追求每一种未来都美好。

  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提升;从传统教育方式到促进学生主动健康发展;从“选择适合教育的学生”到“创造适合于学生的教育”;从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到发挥个体主动性创造性,上海更优质的均衡追求不再依靠教育行政部门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或动人的举措来实现,而是要从教育的终端观察和思考:今天,我们该怎样培养学生?因此,上海一方面要求教育系统必须按行政规定的基本规范和统一要求令行禁止,另一方面更倡导区县和学校围绕人的发展生成与创造出更鲜活的实践经验。这就需要政府和学校层面共同的“专业引领”。只有“专业引领”才能让每一个学生的每一种未来都持续而美好。

  嘉定区迎园中学是区域内一所普通的公办公建配套学校,生源来自所属新成社区就近入学的学生。六年来,学校以积极探索全面质量管理来实践现代学校制度建设,凝练出“快乐迎中人,和谐新团队”的学校愿景,本着以“学生发展为本”的核心教育理念,提出了“全体员工秉持真诚与信赖、慧心与创意使学生快乐学习,健康成长,追求卓越。”的教育理念。在高质量、多元性、个性化的教育服务过程中,发掘师生潜能,培育师生心灵,养成健全人格。让师生满意,是学校的追求,让家长信任,是学校的努力,让社会肯定,是学校的突破。迎园的实践透出一个讯息,开门办学,给“满意”注入时代意蕴,是现代学校发展的一道新命题。

  时代的变迁传递出一种趋势,教育越来越从封闭走向开放。于是,又一所学校跃入了记者的眼帘:2004年,上海实验学校东校开始创办。这所全新的九年一贯制学校经受了6年“最挑剔的洗礼”,因其实质性推行家校合作而成为社区里最令百姓满意的优质学校。家委会直选、学校事务协商,让家长享有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所有现代学校制度的要素都在这所学校显现出来。午餐质量听证、校园意外伤害事故处理、教学质量投诉、甚至加收10元钱的学生活动费,都经过家委会的民主评议,协商产生共识。

  “这所学校的做法有其特殊的价值”,尹后庆分析说,传统的封闭的教育,仅仅是层层落实既定的教学目标,而忽略了学生作为鲜活的生命真实地存在于社会环境中的各种内在需要。开门办学,让家长参与、让社会关心,这样的学校就不会成为“孤岛”,教育就会逐渐摆脱封闭。从这个意义上说,义务教育更优质的均衡定会更加自觉地参与到整个社会文化不断趋向开放和谐的进步中去。

  14所“非名校”各不相同,14所“非名校”精彩纷呈——

  在这里,读懂上海教育!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内容相关信息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4782号